瘋狂的老鼠點燃珠寶寒冬里的一把火

對于商業零售,2019年的“圣誕節”似乎很冷清,節日促銷玩不動了,線上引流也遭遇流量見頂。當很多人把希望寄托在隨之來臨的“元旦節”,似乎也沒有出現期望中的銷售“回暖”。

聚焦珠寶,零售終端客源分流、門庭冷落,品牌競爭日漸加劇;各種促銷,等同降價打折,透支未來;異業聯盟,理想豐滿,現實骨感。

批發零售一片哀嚎,加工制造更是舉步維艱。據傳深圳李朗片區近兩月竟有40多家珠寶加工廠直接宣布停業,眾多批發展廳的海量現貨,如同一堆同質化的積壓庫存,整個上游產業鏈遭遇“寒風瑟瑟”。

被“殃及池魚”的第三方服務配套,一批企業也是戰戰兢兢,苦苦煎熬,很多商家(展廳)較以往生意淡了很多,個別竟出現節日銷售“掛零”現象。連奔跑在水貝街頭最為忙碌的順豐小哥都不僅哀嘆:今年“雙旦”期間訂單量較往年少掉不止一半。

水貝,這個中國最大的珠寶產業集聚區,正經歷著前所未有的殘酷考驗與行業洗牌。

那么,產業鏈上游的我們,究竟怎么做才能破局重生?或許那20%仍然“順風順水”業績上漲的企業能給我們很多啟示。

沉寂在冬天的珠寶圈,因一只老鼠上了熱搜。

近日,北京文旅發了一條微博:故宮門前亮相了兩只“鼠”年吉祥物,僅2天時間,微博突破1.7億的點擊率,全網各大官媒/大V爭相報道。這2只“老鼠”---一只渾身金光“本色出演”,一只卡通造型軟萌可愛。原來這是兩只藏族文化中各路財神珍愛的神獸“吐寶鼠”,身飾民族圖案,口銜金色寶珠,在藏文化中素來被視為“招財納福”之代表。

圖片1.jpg

12月25日,北京故宮又添萌寵,“吐寶鼠”的全新亮相讓故宮文創圈再填波瀾,他以自帶流量的屬性,迅雷不及掩耳之勢,強勢霸屏。新聞聯播、東方時空、新聞直播間、文化十分、人民日報、人民網、新華網、中新網等欄目相繼報道。

圖片2.jpg

細心的網友不難發現,隨著“故宮吐寶鼠”持續霸屏網絡的同時,一組黃金情侶款“故宮吐寶鼠”手繩開始悄然映入眼簾,讓沉寂在寒冬的珠寶圈沸騰了。這只極具有話題和熱度的“吐寶鼠手繩”迅速在熱搜中被網友們尋找,在1月1日全網首發前,“CCTV同款故宮吐寶鼠”幾個關鍵詞已經開啟了“未售先火”的節奏。

未售先火的吐寶鼠究竟什么來頭?

作為故宮鼠年IP一定不簡單,據悉,這只吐寶鼠是隨著扎什倫布寺為慶祝紫禁城建成600周年而來,(扎寺是藏傳佛教歷代班禪的駐錫地,藏語意為"吉祥須彌"),此次賀壽,雙方聯合于午門之上舉辦“須彌福壽--當扎什倫布寺遇上紫禁城”文物展。

圖片3.jpg

為紀念這一盛事,故宮博物院攜手扎寺,以“和善吉祥”為主題,將中華文化中的吉祥、如意、富貴、平安等寓意完美展現,并借助中華傳統文化“瑞獸迎吉”這一吉兆為靈感源泉,特此創意開發出“故宮瑞獸吐寶鼠”系列產品。

圖片4.jpg

吐寶鼠在藏傳佛教中是財神的誓言物,不管吃什么都會化為摩尼寶珠從口中吐出來,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聚寶源泉,是帶來事業興盛、財富豐潤的瑞獸。此次亮相故宮正值2020農歷金鼠年的將近,其“消除窮困、增廣財源”的美好寓意深受公眾喜愛,在一年一度的“紫禁城里過大年”迎新活動中大放異彩。吐寶鼠作為佛教文化和吉祥文化的載體,協同文創產業發展,已成為故宮博物院又一重量級“IP”。

 首發當日銷量過萬,幕后藏著業界大佬

“故宮瑞獸吐寶鼠”一月一日全網首發,當日就銷量過萬,實在是業界的神話。其實這一現象的背后,是“文化+工藝+匠心+渠道”的綜合推力,當然還有品牌力的加持。

再來看“吐寶鼠”,其取材于西藏扎什倫布寺和北京故宮珍藏的吐寶鼠形象,秉承故宮“瑞獸系列”產品設計理念和品質要求,汲取宮廷制金靈感和扎寺唐卡藝術,用現代時尚語言藝術演繹吐寶鼠瑞獸形象,將中華文化上下五千年所賦予的吉祥美好蘊含其中,護佑每位有緣人“招財納福,富貴吉祥”,表達“金鼠迎吉”的美好寓意。

圖片5.jpg

故宮出品,必屬精品。而作為吐寶鼠貴金屬首飾“正版”出品方,深圳粵豪珠寶早已獲得故宮博物院和西藏扎什倫布寺聯合IP授權,采用業界頂級工藝為“吐寶鼠”塑身。

圖片6.jpg

值得深思的是,消費者都看懂了首飾的未來流行趨勢,而我們行業內大多數人卻還在迷茫。所以在這場行業洗牌變革中,創新研發力強、核心技術能力突出的珠寶企業,能夠通過創新,產生新的工藝、風格、主題、IP等,形成技術保障下的“安全保護層”,占據競爭的主動權,抵御外部風險

92
地下城合成还能赚钱吗